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赚客 > 丹阳 > 正文

楚国的发源地丹阳是在何处?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8-10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史记楚世家》载:“熊绎当周成王时,举文武勤劳之后嗣,而封熊绎于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芈氏,居丹阳。”据《汉书地理志》载:“周成王时,封文武先师鬻熊之曾孙熊绎于荆蛮,为楚子,居丹阳。”古今的大部分楚辞学者、历史学者以此为主要依据考证认为,熊绎为楚始封君,丹阳为楚之始都。那么,丹阳在什么地方呢?古今学者对此分歧很大,有多种说法。归纳起来,影响较大的主要有以下五说。

  1、当涂说。此说源于汉代的班固。他在《汉书地理志》中解释“丹阳属丹阳郡”时说:“楚之先熊绎所封,十八世文王徙郢。”在该著后的总论又说:“吴地斗分壄也,今之会稽、九江、丹阳、豫章、庐江、广陵、六安、临淮郡,尽吴分也。”这里的丹阳就是指长江下游的今安徽当涂县东,与今江宁县接界处的小丹阳。谭介甫《楚的开国史》认为:“楚到山东后,由于周族的发展,楚又被迫迁徙到今江苏丹阳,丹阳这个名称也是楚迁移时带来的。”这里的“江苏丹阳”也是指安徽当涂之丹阳。早在北魏时期,此说即已被郦道元《水经注》所驳斥。《水经注》卷三十四说:“《地理志》以为吴子之丹阳。……寻吴、楚悠隔,蓝缕荆山无容远在吴境,是为非也。”此后,宋王茂《野客丛书》、明方以智《通雅》、清顾炎武《日知录》、清顾栋高《春秋大事表》、清宋翔凤《过庭录》等等,纷纷驳斥当涂说。近几十年来,从考古情况看,此说没有证据,而且作为楚始都亦不可能远在吴境,因此,当涂之说几乎无人再提了。

  2、秭归说。《山海经海内南经》载:“夏后启之臣曰孟涂,……居山上;在丹山西。丹山在丹阳南,丹阳居属也。”东晋郭璞注此说:“今建平郡丹阳城秭归县东七里,即孟涂所居也。”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江水篇》引东晋袁山松《宜都记》曰:“秭归,盖楚子熊绎之始国。”又说:“丹阳城,城据山跨阜,周八里二百八十步。东北两面,悉临绝涧。西带亭下溪,南枕大江,险峭壁立,信天固也。楚子熊绎始封丹阳之所都也。……楚子先王陵墓在其间,盖为征也。”郦道元不仅较详细描述了秭归丹阳城的地理位置,而且说“楚子先王陵墓在其间”。

  郭璞、袁山松、郦道元均主张楚都丹阳在湖北秭归县境内。历代许多方家均从此说。如:南北朝陈顾野王《舆地志》说:“秭归县东有丹阳城,周回八里,熊绎始封也。”此说唐代最盛,唐魏王泰《括地志》说:“熊绎墓在归州秭归县。”并说:“归州秭归县丹阳城,熊绎之始国”;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志》说:“(丹阳)在秭归东七里,楚之旧都也。周成王封熊绎于荆丹阳之地,即此也”;唐李贤等注《后汉书南蛮列传》说:“周成王封楚熊绎,始居丹阳。今归州秭归县东南故城是也。”到了宋代,“秭归说”仍久盛不衰。宋王象之《舆地纪胜》说:“丹阳城在秭归东三里,今屈沱楚王城是也,北枕大江,周十二里”;宋祝穆《方舆胜览》说:“丹阳城即楚王城,今长宁千户所是也”。北周建德六年(577年)秭归为长宁县。另外,宋代乐史《太平寰宇记》、罗泌《路史国名纪》等也沿袭此说。

  但“秭归说”中又有长江南北两说之分。郦道元《水经江水注》说:“丹阳城,城据山跨阜,周八里二百八十步。东北两面,悉临绝涧。西带亭下溪,南枕大江,险峭壁立,信天固也。”此处意指丹阳在秭归长江北岸;而王象之《舆地纪胜》、祝穆《方舆胜览》所指“楚王城”位于秭归长江南岸,今人杨宽《西周时代的楚国》赞同此说。赞同长江北岸之说的当代学者亦不乏其人。刘彬徽则主张江北说,他根据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长江队试掘秭归长江北岸鲢鱼山遗址情况,在《试论楚丹阳和郢都的地望与年代》一文中说:“此地西距秭归7.5里,位于长江北岸,与《水经注》所记的丹阳城位置大体相符(距县城七里)。”刘彬徽认为长江北岸的鲢鱼山遗址是楚始都丹阳。文必贵《秭归鲢鱼山与楚都丹阳》一文亦认同此说。

  3、枝江说。此说最早始于汉代。唐张守节在《史记楚世家正义》中引东汉颖容《春秋三传例》之说:“楚居丹阳,今枝江县故城是也。”汉末三国时人宋衷注《世本名篇》亦说:“丹阳在南郡枝江县。”南朝刘宋裴珚《史记楚世家集解》引东晋徐广之说:“(楚丹阳)在南郡枝江县”。晋司马彪《续汉书郡国志》说:“枝江,侯国,本罗国,有丹阳聚。”当代学者中,赞同此说者较多。如:黄盛璋与钮仲勋《楚的起源和疆域发展》(5)一文说:“从荆山与郢的位置来考察,枝江说法较为合乎事实。……楚都丹阳应即在此,它介于荆山与郢(纪南城)之间,楚沿沮、漳水上游往下游发展,经过这里,最后才到江陵的郢,而江陵亦为沮水会江之处。”俞伟超通过实地考察后,在《关于楚文化发展的新探考》(6)一文中说:“感到还是枝江之说可能性最大。……楚文王时,就把都城迁到了郢(今江陵纪南城)。楚人把都城东徙江陵,显然是为了控制江汉平原,便于北进到河南南部。”高应勤与程耀庭的《谈丹阳》和高应勤的《再谈丹阳》,亦力主丹阳为枝江之说。

  4、丹淅说。此说又称“丹淅之会说”、“淅川说”,以楚丹阳在汉江最长支流、流经陕豫鄂三省交界地带的丹江北岸与淅水交会处。以其在丹、淅二水合流之处,故称“丹淅之会”。其具体位置在今河南淅川,故又称“淅川说”。今存最早的说法始于唐代。唐初的司马贞《史记索隐》注释《史记韩世家》“(韩宣惠王)十一年,与秦共攻楚,败楚将屈丐,斩首八万于丹阳”时,释“丹阳”说:“故楚都,在今均州。”丹淅之会在唐代初年属于均州,此“故楚郢”,即指丹阳而言。清代宋翔凤在批驳“秭归说”、“当涂说”的基础上,断定楚丹阳在丹淅之会。他在《楚鬻熊居丹阳武王徙郢考》中说:“战国丹阳在商州之东,南阳之西,当丹水、淅水入汉之处,故亦名丹淅。”今人吕思勉《先秦史》说:“宋翔凤谓丹、淅二水入汉处,与左氏昭公九年,王使詹桓伯辞于晋,以楚、邓并举者相合,其说是也。”童书业在《吕氏春秋研究》一书中说:“《史记》谓熊绎后丹阳,据宋翔凤考证,在今河南西南部丹、淅二水间。”顾铁符在《周原甲骨文“楚子来告”引证》一文中也认为:“关于丹阳究竟在哪里的问题,争论了一千好几百年,至今还没有得出结论。在这许多不同的主张中,……丹淅说虽然提出比较晚,可是从各方面的条件来看,……在几种说法中似乎是最有可能的一处。”此外,冯永轩《说楚都》、张西显《浅说楚都丹阳在淅川》、石泉与徐德宽合著的《楚都丹阳地望新探》、罗尔纲《楚建国考》等,均力主此说。

  孙重恩、黄运甫《楚始都丹阳考辨》、裴明相《楚都丹阳地望试探》、《再论楚都丹阳》等,均认为楚丹阳在今淅川下龙寺城。

  5、迁徙说。首创楚都丹阳迁徙说的是唐代杜佑。他在《通典》中释“归州秭归县”时说:“楚熊绎初都丹阳,今县东南故城是也。后移枝江,亦曰丹阳。”同时释“荆州枝江”时又说:“江陵枝江,古之罗国,汉旧县。楚文王自丹阳徙都,亦曰丹阳。其旧丹阳在今巴东郡。”按照杜佑的说法,楚旧都丹阳在秭归,后迁都枝江时仍沿袭旧称丹阳,楚文王再迁江陵,称楚都为郢的同时亦曰丹阳。清顾栋高《春秋大事表》说:“盖诸侯迁都,常仍旧名,故有两丹阳。”此处的“两丹阳”,就是分别指秭归、枝江。清宋翔凤《过庭录》主张楚之丹阳先在淅川,后迁南漳。

  在当代学者中,主张迁徙说的不乏其人。如:张正明《楚文化史》认为,楚丹阳原在淅川,后迁至南漳。

  王光镐《楚文化源流新证丹阳郢都考》说:“楚丹阳当先于鬻熊时在淅川,后于熊绎时迁至今南漳县东北。”

  石泉与徐德宽合写的《楚都丹阳地望新探》根据陕南商洛地区古代记载的楚山、楚水和丹江流域遗存的古文化遗址,推论西周时代的丹阳先在陕西商县,尔后迁至河南淅川。

  刘彬徽《试论楚都丹阳和郢都的地望与年代》一文认为,楚国初封之丹阳在秭归,熊渠时迁至枝江,仍称丹阳。

  河南淅川位于豫、鄂、陕三省边陲,丹江口水库贯穿该县大部分县境。在《史记屈原列传》中有“秦发兵击之,大破楚师于丹淅”的记载,所谓的丹淅就是指当今淅川的丹淅流域,其具体方位是指淅川境内旁及西峡、商南的汉江支流丹江和淅水流域。丹淅流域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沿丹江西行可至三秦,溯淅水北上可达三晋,顺丹江、淅水而下,可抵楚汉。故而,这里有陆通秦晋、水达吴楚之称。

  我们知道,楚国是在江汉地区发展和强大起来的,但它的主源却不在江汉流域,楚人的祖先最早活动在黄河流域的中原地区。后来,他们的一支在上古民族冲突的旋涡中,在敌对势力的压迫和打击下,逐渐南迁,在西周初年迁移到豫、鄂、陕边陲的丹淅流域,并建都丹阳,最终得以发展强大。

  楚人在丹淅流域频繁的活动,给这里留下了众多的遗址和遗物,可几千年来它们一直都沉睡在地下并不为人所知,40多年前国家在这里修建了丹江口水库,使丹淅流域方圆几十公里的区域被大水淹没,成了一望无际的丹江口水库库区。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丹江口库区水位的不断变化,使这些沉睡几千年的遗址遗物得以重见天日。

  1977年—1979年,考古工作者在当时的淅川县仓房公社(现为仓房镇),丹江岸边下寺龙山附近发掘24座春秋时期的楚国墓葬,共出土了包括青铜礼器、乐器、兵器、车马器、生产工具和玉器等各类文物达8000余件,在这群楚墓中最大的一座是下寺2号墓,该墓为楚令尹(相当于后世的宰相)子庚墓。子庚名午,亦称公子午、王子午,楚共王晚期任司马,楚康王元年(公元前559年)冬前令尹子囊死,由他接任令尹,至康王八年(前552年)夏病死。死后的漫长时间里,他的整个家族也都葬在这座龙山上,至今已有2500多年。整个下寺楚墓群出土的器物数量之多、造型之精美、工艺之先进、铭文之丰富,为国内同类楚墓所罕见,其中很多器物后来都成为“全国之最”。下寺岭楚墓的发掘,一时间轰动了全国,使人们重新审视楚文化,开始把寻找楚文明的目光投向了这里。

  1990年—1992年间,考古工作者再次在下寺春秋楚墓群附近的和尚岭、徐家岭等地发掘了10余座楚国贵族墓葬群,出土文物达2000多件。这是继下寺春秋楚墓群发掘之后,丹淅流域楚文化考古中的又一重大收获,再一次为楚文化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1992年,该墓地的发掘还被评为当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先后几次的考古大发现使丹淅流域成为世人关注的一个新的焦点,后来,考古工作者为了对丹淅流域的楚墓群做一个全面了解,先后对该地区的楚墓葬进行全方位的调查。共在这里发现了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墓群28处,其中包括下寺、和尚岭、徐家岭、毛坪等诸多墓区,总数已达2000多座,而实际上却远远超过此数,因为还有许多墓葬及遗址已葬身水底而无法统计。

  一座座贵族墓地的发掘,一件件惊世文物的出土,丹江口水库区域已成为研究楚文化绕不开的话题。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丹江口水库很可能就是司马迁所说的楚国最初的封地丹阳,而当地老百姓世代传称的龙城,极可能就是楚国始都。龙城到底是不是楚国始都,楚人是否从此起步发展成为雄踞南方的泱泱大国,创造出浪漫瑰丽的楚文化,成为楚国早期历史研究的热点问题。但也有其他种种说法,现在我们根据《史记》、《汉书》等古文献记载,再结合考古学上的巨大发现,以及该地区所处重要的地理位置来看,这个地区作为楚国早期都城丹阳的所在地的可能性要大于其他任何一种说法。

  丹阳是楚国最早的国都,关于古丹阳的位置,近代学术界有当涂说、秭归说、枝江说、丹淅说等说法,现在公认的是丹淅说,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著名荆楚历史地理学者石泉先生在实地考察的基础上,率先提出“熊绎所居丹阳城当在今陕西商县的丹江河谷”的新观点。周昭王时,屡次出兵南征,迫使楚人沿丹江河谷下徙。到周夷王以前数十年间,楚人终于在丹江下游(今河南省淅川县境)的“丹、淅之会”,建立起了新都。按照中外历史上地名随人迁徙的惯例,新都仍称作“丹阳”,“荆山”之名也随楚人的实力所及越过汉水,移植于汉水西南今湖北南漳西北的八十里左右处。

  展开全部3月3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淹没区湖北文物保护规划通过专家评审。次日楚天都市报披露了专家观点《楚国最早建都丹江口》的消息后,引来广泛关注。在人们印象中,楚国似乎发祥于江汉平原,荆州纪南城作为楚国郢都更是广为人知。到底是人们产生了历史错觉,还是专家另有新说?

  楚国是中国先秦时期雄踞南方的大国,从建国到灭亡,有八百多年,是中国古代延续时间最长的诸侯国之一。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楚文化专家刘玉堂认为,楚国最为辉煌的历史发生在江汉平原,这一点史学界已经形成共识。在秦将白起攻陷郢都之前,楚国在最为辉煌的时期都是以江汉平原作为其腹地。

  “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楚庄王,“并国二十六,开地三千里”,使楚国跻身春秋五霸之列。楚国先后灭掉了近六十个小国,基本上统一了中国的南部,并在面积、人口和兵甲的数量上,居于列国之首。当秦国崛起于关内的时候,楚、秦形成东西两强。

  鼎盛时期的楚国,面积近百万平方公里,人口约五百万,占战国时期中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楚之郢都,车水马龙,人流如织,一批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涌现在楚国:道家老子、农学家许行、天文学家唐昧、阴阳学家南公,还有音乐家钟子期、文学家屈原、宋玉等等。

  楚国的纺织工艺很先进,在纪南城附近出土的丝织品,无论衣裤,还是丝带,薄如蝉翼,轻若烟雾,每平方厘米的经纬度达140根,比今天降落伞的密度还要大。

  刘玉堂认为,老百姓了解的历史往往是最为辉煌的一页,他们将楚国的历史定格在江汉平原和荆州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历史毕竟不同于感觉,何况楚国定都纪南城只是其800余年历史中的一段而已,这一阶段史界一说400余年,持续时间约为春秋早中期至战国中晚期;另一说则为200余年,持续时间约在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晚期。

  楚国到底起源于哪里呢?刘玉堂认为,根据文献记载,楚人始祖祝融来自北方,祝融部落分布在商朝的南部(今河南新郑一带),传说祝融是古帝高辛氏的火正(火官),主管天火与地火。

  西汉时期的司马迁在《史记·楚世家》中记载:“熊绎当成王之时,举文、武勤劳之后嗣,而封熊绎于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芈氏,居丹阳。”这一记载表明,商末周初,约在公元前11世纪末或公元前10世纪初之际,祝融后裔的一支由北方迁徙到了“丹阳”。这是楚人首次从中原进入湖北境内,也是楚国首次得到周王室的正式承认。

  刘玉堂认为,“丹阳”大致位于丹水和淅水交汇的地方,因处丹水之北,故称为丹阳。而据省考古所所长王红星博士介绍,有人认为丹阳在陕东南某处,有人认为在湖北枝江市的丹阳聚,有人认为在湖北秭归县的丹阳城,还有人认为是在安徽当涂县的小丹阳,但这些说法大多缺乏考古证明。王红星倾向于认为,楚国始都“丹阳城”,极有可能在丹江口水库淹没区。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为这一观点提供了佐证。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高崇文指出,丹江口水库周围目前能够确定的最早的楚文化遗址有襄樊真武山遗址和丹江口朱家台遗址,这两个遗址内均出土了典型的楚式柱足陶鬲,时代为西周中期至晚期。1996年,在丹江上游的陕西丹凤县巩家湾遗址中,也发现了西周中期的楚式陶鬲。这表明,最早的楚文化是分布在丹江至汉水中游地区。

  据省考古部门的最新田野调查表明,仅丹江口水库湖北境内的楚墓即达千座以上。今年下半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沿线的田野考古即将启动,“楚国始都丹阳到底在什么地方”这一千古之谜,可望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得到破解。

  今天看来地处偏僻,经济相对落后的丹江口库区,会是楚国始都所在地?不少读者对这一观点表示怀疑。

  省考古研究所所长王红星说,其实在古代,丹江口库区一带文化相当发达。公元前20世纪至公元10世纪以前,中国政治中心一直位于以西安、洛阳为中心的关中和伊洛地区,这一地区与华东、华南的联系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汉水和丹江进行。在主要依赖水运的古代社会,丹江一带尽享地利之便,陆路则可以借助著名的“随枣走廊”。当时丹江一带地理位置之重要,不亚于今天“九省通衢”的武汉。

  丹江口水库一带已经发现和发掘的一系列文化遗存,例如旧石器时代的“郧县人”、数量在千座以上的春秋战国楚墓、唐太宗李世民之子李泰家族墓地、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武当山道教建筑群、湖北省保存最完整和体量最大的府学大成殿——郧县府学宫等等,证明这里曾是我国古代文化的发源地之一。

  高崇文指出,目前比较可考的楚国的发展线路是由丹江到汉水中游再到江汉平原。由此人们不难发现,楚国郢都是从丹阳城迁徙而来,尽管纪南城后来的名声盖过了丹阳城,但了解楚先人的足迹还得从丹阳去寻找。

  省文物局副局长、省南水北调工程文保办公室主任吴宏堂昨天在接受采访时说,南水北调中线年完成,丹江口水库淹没范围将进一步扩大。这意味着包括大量楚墓在内的珍贵文物都将被永久淹没。工程的建设使得丹江口水库淹没区的文物抢救和保护工作迫在眉睫,而工程部门留给文物部门进行文物保护工作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四年。比较而言,丹江口水库历史文化遗产的总量和重要性远远超过三峡工程,而文物发掘的时间几乎缩短了一半。

  吴宏堂表示,一旦工程部门的资金到位,省文物局将借助全国的考古力量挺进丹江口库区,利用遥感、物探等现代勘探技术,了解古代社会的变迁,揭开楚国始都之谜。为防止在工程中被破坏,个别遗址准备垫资先行启动。

本文链接:http://techquilla.com/danyang/66.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